您当前位置:潮州茶叶网 > 文书茶趣 > 诗文共赏

散淡茶轩
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28    点击数:13574次

    同样是喝,这喝酒与喝茶的感觉不大相同了。喝酒有一股上战场般的英雄气,而饮茶却像读书似地弥漫着一股书卷气的散淡。回眸历朝历代,都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,那就是开国的英雄最终都要让位于治国的书生,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无疑就是书卷气的一个很好注解。

    喝茶就散发着书卷气。茶很含蓄,尤其是好茶,深藏不露。而那有安邦治国之本领的高人也深藏于山水之间。比如渭水边悠然垂钓的姜太公、南阳草庐里胸怀天下的诸葛亮就是这样一批了不起的人物。对姜太公如何喝茶倒是不得而知,若知,又得把茶的功劳往前追溯;但诸葛亮喝茶却是有据可考的。那刘备于新野城里四处求贤,闻得卧龙大名而三顾茅庐,两人相见时,那书童便在炭炉上用泉水沏出了一壶好茶,淡淡茶香立即驱走刘皇叔心中的晦气,也带来了春天的希望。随着诸葛孔明的出山,刘备如鱼得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转机,几番拼杀,终于赢得鼎足之势,与魏吴三分天下。由此可见,文人墨客喜茶是很有些故事流传至今的。

    我自知把话题扯得太远了,但茶之清香却有诸多功能却是见之于史书。我们今天喝茶当然喝不出诸葛亮的“羽扇纶巾”使对手“灰飞烟灭”,但却同样能品出茶中的智能。尽管不同的茶在饮法上各成一家形成诸多流派,但无论哪门哪派的一招一式都十分精微地包蕴着传统智能与文化,越喝越觉得深不可测。

    我们的城市在历经了浮躁、忙乱的过程后渐渐觉得是需要保持着一份清醒。就如人们酒意过浓过重的时候总希望能有茶来清除的。当这一点被人们无论从有形还是无形的视角认可后,喝茶的场所重新焕发了青春,茶香收复失地般地又在城市里散发。茶有红茶绿茶花茶白茶之分,而喝茶的场所也就有“茶屋”、“茶楼”、“茶馆”之称,透着一股无约束的散淡。诸多旧称最让我中意的却是个“轩”。这字很有古典风格,就和酒吧的“吧”字具有异国情调一样极富国色天香。那有小窗(用细木条隔的)的屋里溢着茶香真是妙不可言。可惜这字在我们的城市里极少见到,见到的还是很大众化的那些名字。城市里出现的第一家喝茶的场所叫“茗酩乐屋”,把茶和音乐这一对相得益彰的东西摆在了一块。主人在布局上下了一番功夫,仿古的编钟对应着朴实的竹简,夸张的瓦当配合着旋转的水车,再加上一曲古筝一壶茶,那怀古思幽的氛围全营造出来了,散淡而温馨。因为这茶屋的名儿是我帮着给起的,虽然没用上“轩”字,但却与这样的场所有了一种心灵的呼应,我也就成为了这儿的常客。那主人拉得一手好胡琴,每见我在,必登台为我演奏一曲。